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安江

雨是活着的诗,诗是凝固的雨。【原创天地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独幕话剧 《文心雕龙》之“遮道荐书”  

2011-07-12 00:29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独幕话剧

《文心雕龙》之“遮道荐书”

 

 

人物      刘勰  (读书士子,约37岁)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童子  (刘勰的书童,约15岁)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沈约  (朝中显宦,文名籍籍者,约50岁)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差役  (二人)

时间      一个晴朗温和的上午

地点      古道边柳荫之下

 

 

 

【幕启】——

【刘勰和童子上,刘勰持扇,童子负书】

【童子在前,刘勰居后,相隔数武,童子回首招呼状。定格。】

童子    师父——

 

音乐徐徐。画外音:

公元500年,37岁的刘勰历时五载,初步完成文艺批评巨著《文心雕龙》。他满以为此书一出,会立刻轰动朝野,谁知因为他此时文名不显,很长时间却无人问津。当时的沈约身居高官,在文坛上也富于声誉,于是,刘勰决定前往京华,首先取得他的认可,再进一步完善书稿。就在此时,他听到一个消息:沈约沈大人出巡,将要路经某地……

童子    师父,快走啊!

刘勰    你这孩子,天还早着呢,急什么?你看那大路边上,柳荫之下,石桌石凳甚是整洁,我们前去休息一会也好!

童子    【作观察状】师父,那石桌石凳的确是好,我们快去凉快一下吧!【跑上前去,放下背囊,扑扫石凳,让师父坐下。转身从背囊中拿出一矿泉水瓶。】师父,您喝水!

刘勰    这个?——师父的紫砂壶呢——你这是从哪儿来的?

童子    浮来山矿泉水,滋味天下最美!

刘勰    呵呵呵呵呵呵……这小子,净会搞一些乱七八糟!这矿泉水还是你喝吧,师父还是用紫砂壶吧!

童子    师父,俺看你整天写书,写啊写啊,不辛苦吗?

刘勰    师父习惯了,不辛苦。

童子    你都写了些什么书啊,有什么用啊?俺看了几回,一点都不明白!

刘勰    这本书啊,叫《文心雕龙》,这可是师父几十年来的心血啊!

童子    你费那么大的劲,写给谁看啊?

刘勰    呵呵,师父是写给时人看的。

童子    “时人”是谁?是十个人吗?

刘勰    【微微一笑,手捻胡须】“时人”就是现在的人。师父啊,看到现在的人写文章越来越不靠谱了。他们除了在形式上搞得花里胡哨以外,就再也没有值得一看的东西了。这样下去势必贻害社会,祸及子孙,那怎么了得!

童子    师父是想写这本书,告诉他们怎么写文章是吧?

刘勰    嗯……对对对——你这孩子就是机灵!呵呵!

童子    那,你在寺庙里写,我给你印刷,来了烧香拜佛的人咱就卖给他们不就得了,非得大老远跑到这京城里干什么?累死我了!

刘勰    这你就不懂了——在浮来山那点小小的地方,能有几个人烧香拜佛?可是这写烂文章的人全国上下比比皆是啊,有些甚至是掌管国家大权的高官呢!你想,这烂文章平常写写玩儿还可以,假如有了战事,边关上来个敌情报告,先是诗歌,再是词赋,再是之乎者也,最后那两句才是正题,等到看完正题,敌人打过来了,不是?

童子    俺的天,那么严重!?

刘勰    呵呵,跟你说了玩儿的——反正浮诡绮靡的文风是害人害己的,试想,写文章光靠那些华丽的词藻,绮焕的形式能行吗?

童子    师父,那怎么才行呢?

刘勰    “夫‘文心’者,言为文之用心也”。“君子处世,树德建言。本乎道,师乎圣,体乎经,酌乎纬,变乎骚……以雕缛成体,岂取驺奭之群言雕龙也?”

童子    师父,您越说俺越不明白了!

刘勰    呵呵,“文变染乎世情,兴废系乎时序”,尔童子何知焉!?

童子    师父,您说的明白一点,徒儿听不懂。

刘勰    文风关乎到世风。文风坏了,世风就坏了;世风坏了,人心就坏了;人心坏了,世道就坏了,世道坏了,老百姓就遭罪了。这回懂了吧?

童子    师父,俺懂了。

刘勰    呵呵呵呵……【做喝水状】

【童子心怀敬佩之情,为师父倒水,弹扫师父身上的征尘……】

 

 

   音乐徐徐。画外音:

公元500年,37岁的刘勰历时五载,初步完成文艺批评巨著《文心雕龙》。他满以为此书一出,会立刻轰动朝野,谁知因为他此时文名不显,很长时间却无人问津。当时的沈约身居高官,在文坛上也富于声誉,于是,刘勰决定前往京华,首先取得他的认可,再进一步完善书稿。就在此时,他听到一个消息:沈约沈大人出巡,将要路经某地……

刘勰    一连几天连阴雨,难得今天有个好天气。我呀,得抓紧时间赶路,去见见那个沈约沈大官人。我花了七八十啦年的心血,就写了这么一本书,找谁发表?找谁出版?道儿上没人儿,不行!听说,今儿个,他老人家就从这条路上经过,我要找个合适的地方……

童子   【身背包裹,踉踉跄跄,喘着粗气上】 师父——师父,等等我!唉吆,唉吆,累死我了!

刘勰    怎么,这么点儿路就受不了了?

童子    师父,你说也是,在家里好好的日子不过,跑这儿来受这个洋罪,这是何苦来着!

刘勰    不要心焦,你看,那边大路一旁,柳荫之下,一座凉亭,想必里边一定有些石桌石凳,我们过去休息一会!

【二人走过,童子帮师傅拂去石凳上灰尘,刘勰坐。】

童子    【从包裹里拿出水壶】师父,您喝茶。

刘勰    知道师父为什么带你出门吗?

童子    【摇摇头】不知道。

刘勰    卖书。

童子    卖书?

刘勰    对,是卖书,就是向那沈大官人卖你背着的书。

童子    那能卖多钱?能买辆轿子不?

刘勰    呵呵,你小子就知道混!【悠闲地喝着茶】   

童子    【作观日状】师父,天不早了,我们走吧?

刘勰    我们不走了。今天我们就在这儿卖书。

童子    卖书?卖给谁啊?这里一个人都没有!

刘勰    呵呵,你把我们的书摆到大路中间,待会儿自有人来买。【继续悠闲地喝水】

童子    是。【摆完书本,左瞅右瞅觉着不得劲,擓着头皮】师父,这挡在大道中间,不影响人家走路啊?

刘勰    为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!

【艳阳高照,垂柳依依,刘勰树下饮茶,童子路口整书,做张望状。】

【幕后传来喝道声:“沈大人到,一应人等,快快避让!”二衙役上。】

【看到书摊书童,怒】

衙役    嘟,大胆顽童,竟敢大道之上摆弄书摊,不要命了!?

【二衙役作毁书状,童子护书,二衙役做欲打人状,童子抱头状。】

刘勰    二位高衙,使不得啊使不得!

衙役    怎么使不得?你是何人?

刘勰    小生是卖书的。

衙役    卖书怎么把书摊摆到大道上来了,难道你不懂王法吗?

刘勰    小生的书专门卖给一个人。

衙役    谁?

刘勰    沈约沈大官人。

衙役    放肆!沈老爷的名讳也是你叫的?看打!

【生扮沈约上】

沈约    住手。不得放肆!

衙役    是!【退过一旁,垂手侍立】

沈约    【看着刘勰,举手试问】你是——

刘勰    见过沈大官人,小人是读书士子,姓刘名勰。

沈约    【指着那一堆书,微笑】你怎么把书摊摆到大道上来了?

刘勰    小人是专等大人路过,怕大人不予理会,故而出此下策;冒犯虎威,罪该万死!

沈约    你要卖书给下官吗?

刘勰    不是,小人是专门给大人送书来的。

沈约    【略吃一惊】此话怎讲?

刘勰    鉴于当今世风日下,无论官牍民告,写出来就是一片花里胡哨,不务实际,长此以往,必将贻害国家,扰乱纲纪。所以,小生就不揣冒昧,把自己最近撰写的一部拙作奉给大人,请大人明鉴。

【打开行囊,恭敬将书递上。】

沈约    【接过书本,作观书状。】嗯……“文心雕龙”……这书名就很新鲜的。【转身对二衙役】告诉他们,今天不巡视了,我要和这位秀才观书。

衙役    是!【下】

 沈约    【翻看书本】“文之为德也大矣,与天地并生……道心惟微,神理设教。光采元圣,炳耀仁孝。”妙!足下的文章一开头就如此精妙,想必里边的内容更将引人入胜。我且问你——

刘勰    大人请讲。

沈约    我问你,世间那么多事物可歌可泣,你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写文章这件事呢?

刘勰    回大人,文章乃“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。”不可不察也。

沈约    【点头】嗯——你既然反对当今的浮靡文风,那么,怎样才能写好文章呢?

刘勰    大人,在下以为,写文章讲究形式和内容相统一,要“为情而造文”,最忌讳的是“为文而造情”。所谓“言以文远,诚哉斯验。繁采寡情,味之必厌”是也。

沈约    好!——那怎样才能达到以文传情呢?

刘勰    这就是我经常和我的亲友们说的,“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”。要做到“神与物游”,再加个人的才情修养,才能写出佳作。

沈约    那么要想写好文章,是不是唯有你所指一途呢?

刘勰    不。在下以为,“贵古贱今”,“崇己抑人”,相信假的怀疑真的,各执一端,互不通融都是不对的,一个真正的文艺家,必须做到“无私于轻重,不偏于憎爱”。

沈约    那么,怎样才能到达你所以为的境界呢?

刘勰    不怕做不到,就怕想不到。心有多高,艺有多高。在思想意识上,必须做到“精骛八极,心游万仞”,方能达到艺术的顶峰。

沈约    不错。——你对魏晋以来的文风有什么看法?

刘勰    建安文学雅好慷慨,东晋之后,文风大衰。

沈约    何以见得?

刘勰    建安文学处在“世积乱离,风衰俗怨”时代,诗文中慷慨悲凉的情绪出现自然而然;而东晋以后,政治腐败,世风日下,门阀林立,谈玄论道,谁还有心研究文章?再加上当朝粉饰太平,不产生绮靡文风那才怪呢!

沈约    说的是——那你怎么看待这些现象?

刘勰    “文变染乎世情,兴废系乎时序,原始以要终,虽百代可知也。”

沈约    这些高论都在你的大作当中?

刘勰    惭愧惭愧,小生只是管窥蠡测而已,何足谬奖!

沈约    了不得了不得,一介平民书生,就有这么高远的眼界,这么深刻的见解,佩服佩服!我一定要关上门来,什么事都不干,专门拜读你的大作!

刘勰    小生这边谢过沈大官人,还是请大人您多多指教,多多指教!

沈约    【眼中透出慈爱的神情】老夫不才,在这京城里也见识过一些名人高士,但是,像足下这么年纪轻轻就才情四溢的可是少之又少,如不嫌弃,我们就结个忘年交吧!

刘勰    小生三生有幸,结识了您老人家,俺这边有礼了:大人在上,请受小生一拜!

沈约    【连忙扶起】不用这样,不用这样!【环顾四周,突然呵呵大笑】

刘勰    【略一吃惊】沈大人,您——

沈约    你看,我们在这荒山野岭里就谈论起文学问题来了。唐突佳客,唐突佳客啊——走,到寒舍去,我们泡上一壶碧螺春,边喝边谈!

刘勰    大人,我还捎着“浮来青”呢!

沈约    那就更好了。呵呵呵呵——请!

刘勰    大人请!

沈约

刘勰    【两手相握】呵呵呵呵呵呵……【定格】

 

乐起。画外音:

沈约公务之余,认真读完了《文心雕龙》,大为里边的道理所折服,认为此书“深得文理(《南史·刘勰传》)”,非常称赏。后来,又常常把《文心雕龙》放在几案上随时阅读。经过沈约的称扬,《文心雕龙》终于在士林中传播开来。同时,三十八岁的刘勰,也因沈约的推荐,告别了居住十多年的定林寺,“起家奉朝请”,踏上了仕途之路。

一千五百多年过去了,浮来山还是郁郁苍苍,银杏树还是枝繁叶茂,校经楼还是巍然高耸,而辉煌巨著《文心雕龙》已经被浮来中学编为“校本教材”。我们相信,《文心雕龙》的理论精髓必将在人类文化的宝库里,继续散发出灿烂夺目的光芒!

——【幕落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