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安江

雨是活着的诗,诗是凝固的雨。【原创天地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被遗弃和被损害的之二 苦难(我的童话·14·)  

2010-09-19 11:18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(二)垃圾场的苦难生活

秋天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了。苍耳子的每一个枝头都结满了像小刺猬一样的种子。几场秋风刮过,她的叶子渐渐地发了黄,生命就要终结了。一天,她把小花叫到自己的跟前,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孩子,我快不行了。这个地方恐怕以后也不适合你居住了。你需要一个新的家,一个比这儿更安全,更舒适,更温暖的家,因为冬天很快就会来到了。记住,无论到了什么地方,都要好好的活着。别人喜欢你,你要高兴地活;别人不喜欢你,甚至迫害你,你更要顽强的活下去。只有活着,才能找到你的妈妈,才能实现你的梦想。懂么?”小花使劲地点了几点头。

“另外,我还要求你给我完成一个重大的使命。”苍耳子奶奶一脸的凝重。

“老奶奶,你说吧。”小花郑重地说,“无论什么事情,我都会全力的给您去做!”

“无论你走到哪里,请你带上一部分我的孩子,让他们在天涯海角落地生根。”

“老奶奶,你放心吧。我一定不辜负你的嘱托!”

几场秋雨和霜冻,苍耳子再也支持不下去了。秋风中,她的身体倒在了地上。小花失去了苍耳子的庇护,只好另寻新家。他在苍耳子倒下的地方打了几个滚,带上了苍耳子的孩子们,走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岭坡上,找到了一个长满荒草的石洞,安下了自己的新家。

白天,他在垃圾场寻找食物;晚上,回到石洞中住宿。在风雨连绵的秋冬季节,他战胜了疾病、饥饿和狂风骤雨、冰雪严寒的折磨。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,他都牢牢记住苍耳子奶奶的话,顽强的活了下来。慢慢地,他长成了一只半大狗了。

平静的日子过了不久,便被一群不速之客打破了。

一个北风唿哨的早晨,垃圾场上来了一群捡破烂的顽童。孩子们一个个面黄肌瘦,身上的衣裳成缕成条。这些孩子有的是因为父母的离异而被遗弃,有的是因为失去双亲而成为孤儿,还有的是因为半途辍学游荡到城市而成为盲流,更有一些是被犯罪分子拐骗到城市而成了街头小流氓……原先,他们活动在城市里,靠傍饭馆、撬门窗、掏口袋、街头行乞、合伙诈骗等手段谋生;现在,整个城市实在被这伙人闹得鸡犬不宁,当局便实行了“严打”。由公检法等部门组成了联合纠察队,他们白天清查饭馆、商店,晚上清查旅馆,实行宵禁。这样一来,孩子们便没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,只好转移到荒郊野外的垃圾场上靠捡破烂来维持生活了。这些孩子,个个都是厉害主儿。凡是他们走过的地方,好吃的被吃掉,好用的被利用,好拿的被拿走,不能带走的一律被毁坏掉。就连大老鼠都被他们逮着烤熟吃了。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小花白天说什么也不敢到垃圾场来了,他只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到垃圾场来检点东西吃。但即使这样的日子也没有维持多久。一个更大的灾难正慢慢地向小花逼近。

这是一个令人恐怖的夜晚。凄凉的冷风卷着枯草树叶疯狂的吹过,月亮被包裹在厚厚的乌云中,冰冷的雨点密密地斜织着,打在脸上疼痛难忍。由于连阴雨下了好几天,小花的肚子早已是瘪瘪的了。他不得不冒着凄风苦雨出来寻找点吃的东西。大风吹眯了他的眼睛,雨水顺着他蓬乱的毛皮往下流淌。他小心翼翼地寻找着一切可以咽下去的东西,胡乱填塞着辘辘的饥肠。突然,从不远处传来一阵怪叫:“呜呼~~~汪汪啊~~~唉吆吆吆……”这声音也是从一帮城里来的伙计那里发出来的,不过,他们是一群狗,是小花的同类。

他们为什么也到这儿凑热闹来了呢?

原来,城里近些日子爆发了“狂犬病”,县防疫站在全城挨家挨户展开了杀狗活动。狗的主人不忍心自己的宠物被“打狗队”杀死,有的送到了乡下的亲戚家去,有的无处可送,只好乘着深夜把他们扔到郊外。狗儿们越聚越多,不几天就形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流浪大军。这些娇宠惯了的家伙,平时养尊处优,一旦过起了流浪生活,哪里受得了这种苦难?他们一边高声叫骂,一边推推搡搡,拥拥挤挤,朝着垃圾场闯来。有几只膘肥体壮的大猎狗各自吹嘘着自己的主人如何如何尊贵,自己以前受到多么高级的待遇,诅咒着使他们落难的“打狗队”。不久,他们就顾不得叫骂了,饥饿让他们失掉了一切尊严,他们顾不得风吹雨打,一只只低下了高贵的头,在垃圾堆中贪婪的四处嗅着。一旦有一只狗发现了可吃的东西,其他的便不顾一切地一拥而上,呜哩哇啦,狂撕乱咬,扭打成一片。有的甚至舔舐着同类伤口中流出的鲜血,恨不得把伤者也一起吃掉!

突然,一只黑毛的“四眼”狗发现了垃圾堆高处的小花——他正在啃着刚刚找到的一只鸭脚——“四眼”嗷嗷怪叫着冲了上去,大声喊道:“哪来的杂毛野狗?竟敢吃我的东西!给我放下!”

小花吓得一哆嗦,口中的鸭脚立刻掉到了地上。他战战兢兢的分辩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是你的,我是在地上捡……捡到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想……不会是你的吧。”

“放你妈的屁,我看见了就是我的!这一片垃圾场都是我的!你竟敢和老子顶嘴?”“四眼”一边骂骂咧咧,一边冲上前去就把小花的腿咬了一口。鲜血顿时从伤口中涌了出来。

小花急忙躲到一边,“四眼”朝天哈哈大笑:“弟兄们,我看见了就是我的。对不对啊?”

“对啊。我看见了就是我的,我们的主人就是这么说的。向前冲啊——”这群混球为了一只鸭脚又撕打在了一起,垃圾场上顿时又扬起了一阵血雨腥风……

趁着群狗混战,小花挣扎着跑到了一片野草棵中。伤口的血还在往下滴,此时越发疼痛难忍。他不得不伏下来舔舐一下伤口,做着自我治疗。

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,寒风劲吹,群狗狂吠,萧瑟、荒凉的秋夜笼罩在悲凉和恐惧之中。

小花又一次哭了,大滴的眼泪伴着雨水流进了嘴里,又涩又咸。

西淅沥沥的雨下到第二天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垃圾场上的流浪狗越来越多。狗多食物少,狗吃狗的惨烈战斗开始了。尖叫、哀嚎的声音不时回响在垃圾场的上空,体弱多病和幼小的狗成了牺牲品。他们一只只被撕成了碎片,霎时成了其他狗的腹中食。这幅场景,令小花胆战心惊。 

他再也不敢在这儿呆下去了,决心搬家到别的地方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