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安江

雨是活着的诗,诗是凝固的雨。【原创天地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被遗弃和被伤害的之五 成长的困惑(我的童话·17·)  

2010-12-23 11:02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小花跟老人生活在一起,每天早晨把羊群赶到山坡上,下午,小花自己再到山坡上把它们赶回来圈到羊圈里。中间这段时间,可以说是小花的“大好时光”。

        小花认识了村里一条黑色的母狗。这是一条年轻俊俏的母狗,她通身墨黑,浑圆丰满,充满了青春的气息。许多异性狗儿都喜欢和她在一起,但她有一个古怪的脾气——最喜欢独居。如果哪一条狗靠近她,并且做出一些挑逗性行为,那么,肯定会遭到她的惩罚,使得对方再也不敢想入非非。然而,当她第一次遇见小花的时候,心底却怦然而动!面对着这个英俊的小伙子,她总觉得似曾相识,亲热非常;小花呢,远远地就闻到了这条黑狗身上散发的迷人的体味。他没有丝毫的犹豫,几乎是跑上前去和她磨蹭起脖颈和肩膀。从此,这两条狗成为了最亲密的朋友,只要一有机会,他们就在一起追逐,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好景不长。有一次他们在一起嬉闹的时候,被老人家发现了。只见他满面怒容,大声呵斥起小花来:“你这个小东西,你难道不知道她是村长家的狗么,竟然还和她在一起亲亲热热?从今以后,不准你和那坏蛋家的狗在一起!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小花很困惑,睁着迷茫的大眼睛看着老人,他不明白为什不可以和这条美丽的黑狗在一起,也不知道那坏蛋是谁,更不懂得不能够和黑母狗在一起的道理。但是既然老人不让和她在一起,自然有一定的道理。小花恋恋不舍的回看了一眼黑母狗,默默地跟着老人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 晚饭开始的时候,老人又唠叨了起来。他把半碗地瓜稀饭拨拉到小花的食盆子里,看着小花狼吞虎咽的大吃大嚼,就开始数落开了:“小东西子,你不知道啊,那条黑狗的主人就是咱们的村长呢,那是什么样的人家?光是大门口台阶就要走半天呢!他们那一家人,嘿,全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,你就不怕叫他们弄去吃了?哼!从今以后啊,你要少和那黑母狗在一起,小心别把小命丢了!”

        小花看了一眼老人,继续吃饭,直到把饭盆子舔得光滑溜溜,然后懒懒地趴在老人的脚边。他知道老人不让他和黑母狗在一起是为他好,但是他怎么舍得下这样一个甜妹妹呢?

        一天,小花正和黑母狗戏耍,村长从外面回来了。这个村长长的白白净净,高高挑挑,英英俊俊,潇洒又漂亮,曾经在镇上当过一个镇委书记的贴身秘书——因为那个书记不喜欢女色,专爱漂亮的俊男。镇委书记调走之前,就把他这位心爱的人儿安排到本村当起了村长。现如今这村长依仗他那在城里当县长的老上级的扶持,办起来了烟花爆竹厂,砖瓦厂,石材加工场,铁砂矿……听说还搞了一个什么夜总会,专门开地下赌博。在十里八乡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!……村长看到身材颀长,强壮挺拔的小花,眼里立刻冒出了两道精光,定定的看了一眼,然后朝黑母狗叫了一声:“黑妹子,回家!”黑母狗也定定地看了小花一眼,跟在村长后面一步三回头的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 从此,小花知道了黑母狗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——黑妹子。也就是在村长看他的同时,他突然感到一道凉风倏然从脊梁冷到了脚下。他顾不得多想,拔腿跑回家里,犹然觉得心中怦怦狂跳!他想起了老人的话,更觉得村长是一个神秘又可怕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从什么时候,村子里开始丢失起鸡来。有时一家丢鸡,有时好几家丢鸡,甚至有的家庭一夜之间十几只鸡丢的精光光。这让全村人惊慌不已,仿佛面临着一个不可知的灾难。天一擦黑,家家户户的大门全都紧紧的关了起来,大家几乎断绝的往来。后来不知从哪里传出来一条消息,说鸡是小花偷回家去了。这让全村人非常气愤。大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来到了老人家的院子里,质问老人为什么不好好管束自家的狗儿,以至于让他天天夜里出去作孽。老大爷极力为小花辩解,说小花是每晚和自己睡在一间屋子里,并没有出去干坏事。但是大家并不相信,认为老人是在偏袒小花,一个个愤愤不平的离开了老人家。老人并没有着急和生气,他认为总有一天,人们会知道做坏事的不是小花……村子里的鸡还在不断的丢失,直到后来一个起早赶集的村民遇见了偷鸡贼,他远远瞅着这贼偷了人家的鸡径直送到了村长家,给村长家看大门的老头亲自接过去,小花的不白之冤方才悄悄地得到了昭雪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一溜轿车在一个雾蒙蒙的早晨突然开进了小山村,听说是村长的老上级故地重游,车队开到村长家的大门口停了下来,接着走出了一群男男女女,吵吵嚷嚷,簇簇拥拥的进入了村长家的大门里。这一天,小花和往常一样,把羊群赶到小山坡上,让羊儿们吃着鲜嫩的青草,自己一溜撒欢的跑下山坡。就在这时,他突然闻到了一股香味,这股香味直冲鼻孔越来越浓!他循着味道飘过来的地方寻去,远远看见一块肉骨头躺在路边,还散发着热气呢!小花高兴极了,向着肉骨头猛扑了过去。就在这时他听到远处黑妹子声嘶力竭的一声嚎叫:“不——!”小花一激灵把踏到肉骨头边的前爪“嗖”地抬了起来。饶是这样,小花的左前爪还是被一只铁夹子一下子剪了下来。小花“嗷”的一声,忍着剧烈的疼痛一道烟跑到了深山沟里!

        原来,这天早晨,县长大人突发兴致,要到多年不见的村长家里叙叙旧情,到来之后,看到美丽的黑妹子,又突然想吃起狗肉来。村长马上叫手下人出去弄狗,并再三交代,别的不要,就要吃小花!手下人立刻召集了一伙地痞无赖,带上铁夹子和诱饵来到了小花的必经之路埋伏了起来。这件事让黑妹子听了个明明白白,她尾随在这伙人的后边,暗暗为小花担着心,果然小花来了,并且上了钩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黑妹子使出浑身力量朝天吼了一声,才使小花免掉了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    一连三四天,小花不敢回家,他瘸着一条腿在深山里漫无目的的逛悠着,疼痛折磨着他,饥饿困扰着他,断爪上不时滴出鲜血。他忍着饥饿和疼痛,趴在山坡上的大松树林子里,等待着回家的机会。就在第五天的傍晚,他终于听到了老人的声音,那是对他的呼唤。小花听到这苍老的熟悉的声音,一股热流从胸中直冲脑门,他顾不得伤病和山路崎岖,连滚带爬的跑下山来,跑到老人家的身边!

        和老人一块寻找小花的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,这个孩子也是小花非常熟悉的,他是住在村东头的一个孤儿,小名叫“小墩子”,经常到老人家里玩耍,顺便给老人干干事,跑跑腿,老人呢,把闺女看他带来的好东西拿出来招待小客人。一来二去,少年人成了老人的依靠,也成了小花的亲密伙伴。老人战战抖抖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布和一些药末,小墩子接过去,把药末敷在小花的伤口上仔细地包扎了起来。所幸的是,不久,小花的伤口就复原了。从此,小花和小墩子形影不离了。为了照顾老人,小墩子主动搬到了老人家里,组成了一个“三口之家”,小院子里整日充满了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:“黄鼠狼专门咬病鸭子。”现在,小花就是一只“病鸭子”。断爪灾难刚刚过去,村里又闹起了轰轰烈烈的“计划生育”,搞计划生育的小分队一拨不离一拨的窜来窜去,对违反计划生育的人家撬门砸屋,逮人抢粮,弄得村里鸡飞狗跳。特别是晚上,小分队来“捂窝子”,更是骚扰的群犬狂吠,声传十里。小花的叫声尤其响亮,这可惹恼了小分队的领导们。他们认为小花是故意高声大叫,给那些违反计划生育的人家通风报信。于是,第二天一伙人涌进了老人的家,对老人以“放纵小花扰乱公共秩序和向计划生育‘钉子户’通风报信罪”进行罚款。老人不服,据理力争,这让领导们大为光火,你老不死的敬酒不吃吃罚酒,一顿拳脚棍棒,老人家被弄了个出气多进气少,还没等闺女进门天擦黑,就伸腿瞪眼,呜呼哀哉了。

        小花趴在老人的坟头边,不吃不喝也不动,已经三天了。人们赶不走他,黑妹子去看他,他也不愿意搭理,最后在小墩子的一再“劝说”下,方才爬起身来,没有魂似的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,小墩子成了小花的唯一亲人。他们两个,就像在风雨飘摇,激流涌浪中驾驶着一条小船,苦度着难熬的日月!

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