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安江

雨是活着的诗,诗是凝固的雨。【原创天地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城烽火  

2009-12-25 07:41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早春二月,寒风料峭,柳梢泛绿。山坡上,一行人艰难的行进着。一个四十挂零的汉子,肩挑箩担,后边是几件破烂的衣服和一点简单的铺盖,前边的箩筐里是一个不满八岁的孩子,看上去面黄肌瘦,发育得和年龄全不相称;汉子的身边,是一个年约三十七八的妇女,衣衫褴褛,面带菜色,眉目间尚有几分妩媚。他们前进的脚步已经疲惫不堪,瘦削而高大的汉子气喘吁吁,热汗滴滴;小孩子在箩筐中哭着喊饿。女子拉了一下汉子的臂膊:

孩子他爹,咱们歇一歇吧?

好,歇一歇!

担子放在了路边,孩子爬到娘的怀里,小声吭吭着,一面害怕地瞅一眼汉子

女子在安慰孩子:春春好孩子,不哭,等到了庄上,妈给你要好东西吃!

汉子无言的望望远方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远处,茫茫山峦,沉沉林木,郁郁雾气,蜿蜒小径……

休息了一会后,汉子站起身来:

孩子他妈,咱们走吧!

串行了一段长长的林间小径后,远处隐约露出一角村落,汉子和女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轻松的微笑,他们对视了一眼,加快步伐奋力前行。

山中的村落就在眼前,高大的牌坊上写着三个大字:李家村!

汉子一脸的惊喜:

孩子他妈,这跟咱们的老家是一个名字啊!

女子倒没有那么高兴,心事重重的说道:

他爹,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吧!

刚进村口,两个庄丁就远远的迎了上来:

干什么的?

逃荒的,想到贵村找口饭吃。

一个家丁审视了一会儿说:好,你们等着,我告诉我家老爷去。

说着,年纪稍大一些的庄丁转身回到了村子。年纪稍小的说道:

这位大哥请耐心稍等,想必你还不知道,这几年我们这儿闹山贼,门户把守得紧了一些,没有老爷的允许,任何人不能进村子的。

汉子低声说道:

麻烦大哥了!

不一会,进村的庄丁出来了,后边跟着一位老者,看上去有六十来岁的样子。此人身高体壮,古铜色的脸庞,剑眉虎目,长髯飘飘,步履矫健,一看就知道武功深厚。他向前一揖:

敢问贵客从何方而来?

汉子还了一揖:

我们从四川来,家乡闹水灾,实在没办法……

一口浓重的四川话,让老者一下放下心来,他爽朗的一笑:

来来来,到家去,到家去!

 

两进院的宅舍后房大厅里,上下两桌上饭菜热气腾腾,男主人和他的儿子们陪着汉子,下边的一张桌上由女主人及家眷陪着那女子,气氛融洽,欢声笑语。院子里,春春和一个同龄的小女孩玩儿得正欢。

长髯长者首先发话:

老弟远道而来,奔到我们庄上,小村添丁加口,又壮大了抗贼的力量,老哥我高兴啊。来来来,咱兄弟俩干上一杯!

汉子站起身来,双手捧杯,高高举过头顶:

小弟冒昧叨扰老兄,只是不便,还望多加照看,能有口饭吃就感激不尽了!

哪里哪里,来,干!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三杯酒下肚,老者脸上泛起了一层红晕,他朗声自我介绍道:我们这个村叫李家村,我姓李,叫李善长;敢问兄弟贵姓?

汉子一听,两眼顿时放光:哎呀,兄弟我也姓李啊!

哈哈哈哈,天下一李,今后你就是俺的亲兄弟啦!来——干!

干!汉子也应和着。

去,叫丫头来。李善长向身旁的夫人道。

女人扭着小脚碎步来到天井:花儿,老爷叫你!

不,我不回去,我要和大春哥玩儿!小姑娘一脸的不高兴。

你大春哥也去。

哦——小姑娘高兴地拉着男孩的手跑到了酒宴上。

汉子一家在李家村安顿下来。

汉子白天跟着庄丁们下地干活,晚上帮着守夜;女子帮厨做饭,浆洗衣服,打扫院落;孩子跟小女孩一起到私塾上学。生活有了着落。

……

 

2

这是一个炎热异常的中午。院子里大槐树上的知了拼命的叫着,更加显得大院的寂静和闷热。李善长躺在上房大厅的躺椅上,一边摇着芭蕉扇,一边慢慢品着西湖龙井,仿佛进入了似睡非睡的状态。

一个家丁气喘吁吁的闯了进来:老爷,不好了,老营顶的铁棍李下来了,指名要您去一趟!

他没说要干什么?李善长不紧不慢的问道。

好像要算三年前的旧账……家丁试探地说道。

那好啊,该来的挡不住,不该来的也请不动。走,去看看!

说着,李善长从躺椅上站了起来,从衣架上拿下大褂穿上,家丁赶忙从墙上摘下了柳叶双刀递上去。李善长一挥手:不用了,一个小毛贼,翻不起什么大浪!

村东头有一颗白杨树,是李善长的老爷爷七八岁的时候栽下的,如今已经散下了足有半亩地大的荫凉。大树下面有一副石制桌凳,铁棍李昂然坐在石凳上,正抽着老旱烟袋,身旁围了一群兵丁,一个个横眉立目,膀大腰圆。

李善长快步走到大树下,对着铁棍李抱了一拳,站了个不丁不八的步子,朗声说道:兄弟大热天来到这里,不家走喝杯凉茶,在这里挨什么热?

铁棍李哼了一声说道:茶,兄弟带来了,坐吧!

等李善长坐到了桌子对面,铁棍李大手一摆:上茶!

两个兵丁抬着一个大食盒走过来,揭开盒盖,摆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冰糖乌龙茶。

过了一会儿,铁棍李首先发话:大哥,俗话说不管戳什么,没有戳媒的。我娶我的小媳妇,关着大哥什么事了?

李善长慢悠悠的品了一口茶,说道:兄弟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你是一个有家室的人,怎么像个采花贼一样,见一个就弄一个;人家那个闺女是已经有婆家的人了,你去拆散人口啊?再说,人家还是咱的亲戚呢!你以后还有脸面对他们的二老吗?

铁棍李哼了一声:嘴上我说不过你,咱们手头子上见!

说着,一个小翻子越过了人墙,稳稳的落在一片平坦的场地上,两拳一抱:请吧!

李善长说了一声:好。左脚一点,人已轻飘飘的到了对面。

两人各自卖了一个门户,就打斗在了一起。

他两个人本事自家兄弟,又都是小洪拳的传人,武功同一宗派,只是修炼各有不同。李善长武功稍高一筹,但是年纪大了一些,从体力上输给了铁棍李一筹。两人对打了约半个时辰,直让旁观的兵丁们嗷嗷叫好。

就在这时,两人倏然罢手,跳出圈子以外。

铁棍李双拳一拢:大哥,我还是打不过你,下回再见!

李善长轻拂双袖:兄弟慢走。

铁棍李朝兵丁们大手一扬:回山!

李善长目送他们远去之后,转回身,慢慢向村中走去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乌云遮住了太阳,眼看着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。

 

天完全黑了下来,许多人家早已掌上了灯烛,雨越下越大,电闪雷鸣过后,雨声盖过了风声。就在这时,全村的狗狂乱的吠叫起来。一个家丁跑到正房大厅:不好了,老爷。马鬐山的强盗杀过来了!

正躺在小凉床上休憩的李善长一听,一个鹞子翻身腾在半空,顺势将挂在墙上的铁鞭握在手里,灵猫般的闪出门外,消失在暗夜的雷雨中……

狂风暴雨中隐隐传来阵阵呼喝打斗之声,并不时传来有人负伤的惨叫。

雷电轰鸣,风雨交织,狗吠人叫,都在证明着这是一个血腥的夜晚。

第二天,风停雨住,艳阳高照。好像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,一切都按古老原始的节奏进行着。田野里有人在侍弄庄家,村口大树下几个老人在喝茶讲古。两条黄狗趴在树荫下吐着长长的舌头,几只黄鹂鸣叫了一会儿,钻到了树林深处,树枝上的知了正在不紧不慢的热啊热啊的叫个不停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